滾動公告:

活動預告|“學出精彩人生 做新時代女性”巾幗學堂公益大講堂,開始搶票啦~(首場講座時間:2019年2月22日14:00;地點:沈陽市和平區中興街20號省婦聯二樓201會議室)

優秀文化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德育天地 > 優秀文化

劉文利:讓孩子勇敢談“性”
閱讀次數:1291  發布時間:2018-02-24 10:42:45

垃圾桶里撿來的、石頭縫里蹦出來的、河水沖來的、泥巴塑的……面對這則“難題”,人們得到或給出過形形色色的答案。  我是從哪兒來的?

“中國父母的經典答案特別多,特別有創造性。”劉文利笑著說,“可唯獨不說真話。”

作為北京師范大學兒童性教育課題組的負責人,劉文利一直在思考和探索“如何與孩子談性”。此前,由她主編的性教育讀本在網絡上引發爭議,一度將她和團隊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在此之后,劉文利從幕后走向臺前,向人們講述性教育給孩子帶來的改變。

“性是非常美好、積極的東西,不是丑陋、下流、骯臟的,這個觀念一定要從孩子很小的時候構建。”劉文利說。

小學里的性教育課

劉文利的底氣,源自于一項持續了10年的性教育研究和實踐。

2007年,從美國留學歸來的劉文利開始在北京市大興區行知學校做性教育課程實驗。

“我就是為了做兒童性教育回來的。”上世紀80年代末,還在讀碩士研究生的劉文利便對性教育產生了研究興趣。留美10年,她一直在關注中國性教育的進展和報道。為了幫助當地華人了解性健康知識,劉文利還在社區電臺開設了專門欄目,并定期舉辦講座活動。

“參加活動時,一些父母把孩子帶過來,想讓我跟孩子講講‘我是從哪兒來的’這些性教育話題。”劉文利說,“我發現其實家長愿意讓孩子了解生命的真相,但苦于沒有這方面的能力,不好意思談、怕談不好。”

這些經歷,讓劉文利堅定了從學校入手,推廣和普及性教育的決心。

在小學里上性教育課,老師從哪兒來?行知學校是一所打工子弟學校,并沒有專職的健康教育或心理健康教師,甚至連兼職的也沒有。性教育課的開展,得先從教師培訓開始。學校里的語文、數學、英語、美術老師都成了授課對象。

困難可想而知。“很多老師覺得,我跟自己的孩子從來都沒講過‘性’,怎么可能在課堂上跟學生講呢?”劉文利說,還有的老師擔心,性教育課堂會不會變得“不可控制”。

開口向學生介紹生殖器官,也是一道難跨越的坎兒。“在教師培訓中,我們設計了一些脫敏訓練。”劉文利說,“從小聲默念到指著圖片大聲說,老師慢慢覺得,可以到課堂上對孩子說了。”

在培訓中,很多老師發現,原來所謂的性教育不只是“性行為那點兒事”。劉文利團隊設計的教材中,涵蓋了認識身體、保護隱私部位、青春期、消除歧視、預防性侵等各方面內容,每個年級都有針對性的主題。

學生在課堂上的表現,讓劉文利和老師們感到驚喜。

性教育課采用了參與式的教學方式,孩子們積極參與各項教學活動,如角色扮演、講故事、小辯論等,孩子們特別投入。“看到孩子們自信的表達,對性知識的渴望,感受到他們對性教育課的摯愛,我流淚了。”劉文利說。

“在學習性知識時,孩子們特別真誠、自然、坦蕩,他們的腦子里沒有大人想象中那種色情的東西。”劉文利說,“有的老師告訴我們,一些學生在英語、數學課上蔫頭耷腦,一到了性教育課就特別活躍,他們真喜歡這個課。”

消除家長的顧慮,同樣是性教育課順利推行的關鍵。劉文利曾在研究中發現,有85%的父母從來沒跟孩子談過性話題。為此,她和團隊安排了大量的家長培訓。經過培訓,沒有一個家長反對孩子在學校接受性教育。

“關鍵問題在于,你覺得性可不可以跟孩子談?”劉文利說,“這是一個觀念轉變的問題。”

如今,很多學生已經完成了6年的性教育課程學習,無論是老師、家長還是學生,都有了積極的變化。

“孩子愿意主動跟老師交流溝通,甚至說一些比較私密的話題,比如爸爸媽媽離婚了、自己喜歡上誰了。老師也開始俯下身子,理解孩子、尊重孩子。”

“有的孩子學習了新生命誕生的知識,回家抱著父母說我愛你們,主動倒水、拿拖鞋,家長和孩子的心貼得更近了。”

經過性教育效果監測調查,劉文利發現,接受了六年小學性教育課的學生,能夠在社會決策中更加公平地對待和自己親疏關系不同的個體,與未接受性教育的孩子有顯著差異。

“性教育的確會在很多方面幫助孩子成長,這其中也有很多是德育想要達到的效果。”劉文利說。


Copyright @ 2012 Online school for parents in Liaoning Province, All Rights Reserved.

遼寧省網上家長學校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571號

專家答疑

官方微信

福彩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