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公告:

活動預告|“學出精彩人生 做新時代女性”巾幗學堂公益大講堂,開始搶票啦~(首場講座時間:2019年2月22日14:00;地點:沈陽市和平區中興街20號省婦聯二樓201會議室)

留守家庭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特殊家庭 > 留守家庭

留守兒童家庭教育背后的隱憂
閱讀次數:2059  發布時間:2015-09-10 10:38:08

  據全國婦聯發布的《全國農村留守兒童研究報告》顯示,目前全國農村留守兒童的總數約5800萬人,其中14周歲以下的農村留守兒童約4000多萬。近3成留守兒童家長外出務工年限在5年以上。

  留守兒童長期與父母分離,當他們出現心理困惑、遭遇學習困境、面臨生活困難時,能否得到遠在幾百里甚至幾千里之外父母的幫助?留守兒童家庭教育的現狀如何,存在那些主要困難,這些都非常值得關注。

  隨著越來越多的農民工進城,農村留守兒童也越來越多。安徽省含山縣的云云(化名)就是其中的一個。雖然她才5歲,可父母出去打工已經有三年了,留下她和爺爺奶奶。老人沒有文化,村子周邊也沒有幼兒園,接受幼兒教育的事根本談不到。平時,云云就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爺爺奶奶在生活上對她照顧得很周到,她也似乎挺高興的,但是,如果誰問起她的爸爸媽媽,云云就會轉過身去抽泣個不停……

  孩子渴望父母之愛

  北京農家女文化發展中心、農家女書社項目官員高月琴來自安徽,云云是她親戚的孩子。高月琴對記者說:“在我們老家,絕大部分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其中在城市里收入比較高、生活相對穩定的并不多,所以只有很少的孩子能和父母一起進城。云云的爸爸媽媽一直想把孩子帶在身邊,但苦于生活壓力太大、孩子到城里沒人照顧,所以最終還是被留在了家里。”據她介紹,有一些孩子也曾隨父母到過城里,可由于父母或無立錐之地、自身難保,或忙于打工、沒時間照顧,很快又都被送了回去。

  留守兒童雖然有父母,但是依然不得不接受“骨肉分離”的現實。高月琴說:“每次父母和孩子團聚后,留守兒童都特別怕父母、尤其是媽媽再出去打工。每次媽媽臨走的前幾天,云云都摟著媽媽的脖子睡覺,夜里還常常哭醒,求媽媽別走。每年農歷的正月初六到十六,在村口,天天都能看到孩子哭、大人哭、難舍難分的情景,孩子抓著大人不放,好容易被拉開了,大人又一步一回頭,這種撕心裂肺的場面讓人看了特別心酸。”

  上下學有家長接送、學校有老師諄諄教誨、家中有父母關心愛護,受了委屈可以對爸爸媽媽訴說,這是每一個孩子都向往的家庭生活。但是,這些對留守兒童來說簡直是種太奢侈的愿望了。一年只能和父母共同生活上幾天、通幾個電話,甚至有時一年也難得見上一面,留給他們更多的則是對于父母無盡的思念和對家的渴望。

  “話匣子”變成“悶葫蘆”

  很多留守兒童都是從年幼起就和父母長期分離,由于常年享受不到父母的關愛,多數留守兒童缺乏安全感,性格內向、膽小、自卑、不愿與人交流。高月琴的兒子張越(化名)就是個典型的例子。2003年,高月琴出來打工,還在上小學的張越留在家里和爺爺一起生活。再相聚時,她發現兒子以前的愛干凈、勤快、自己洗衣服、做飯等好習慣沒了,這些事全由爺爺代勞了。兒子變懶了、變臟了。以前是個嘴甜、見人很愛說話,人稱“小話匣子”的兒子,竟成了“悶葫蘆”。高月琴發現兒子和自己越來越生疏了,平時往家里打電話,兒子的話不多,如同一個“聽眾”,問什么、兒子回答得都非常簡單,有時盡量回避;囑咐什么,也只是說“我知道”,或者干脆“嗯”一聲,一對曾經親密的母子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彼此之間的溝通出現了障礙。從那時起,高月琴就堅持每個月給兒子寫信,也請孩子的爺爺、大伯、大媽幫著了解孩子心里,以便找到和兒子溝通的契機。盡管她做了一些努力,但收效并不明顯。

  高月琴深有感觸:“父母外出打工,孩子精神上很孤獨,在心理上很容易和父母產生距離感,感情上也變得生疏了,對孩子的性格產生不良的影響。”應該說,高月琴還是一個比較關注孩子心理變化的家長,她在盡力地了解兒子、希望走近孩子的內心,無奈空間的距離,使她對兒子的教育鞭長莫及。據了解,在我們身邊,像她這樣的農民工家長為數不多,更多的是終日忙于生計,忽略了對孩子內心和情感的關懷。

  玲玲(化名)曾經是個愛說愛笑、活潑好動的小姑娘,父母出去打工一段時間之后,她有了明顯的變化:遇到親戚、熟人和她說話,總是低著頭回答;要是家里來了生人,索性躲到另一間屋里不出來。高月琴多次讓玲玲的父母把孩子帶在身邊,但他們一則覺得帶孩子出來有很多麻煩,二則也沒有意識到長期的分別對孩子內心的傷害。在玲玲的父母看來,孩子能吃飽穿暖、生活上有人照顧,自然會長大的。

  留守兒童多由爺爺奶奶或家里的親戚監護,他們在家庭教養上容易走兩個極端:一是溺愛、各方面包辦代替;二是對孩子不聞不問、或對孩子的不良行為采取放縱的態度,致使他們養成了不好的行為習慣,這導致留守兒童表現出兩種傾向:一是自閉型,性格內向孤僻、不善與人交流;二是逆反型,暴躁沖動、情緒不穩定、自律能力差、逆反心理強。

  對于這些現象,很多農民工家長根本就不知道從何入手去疏導孩子的心理,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孩子進行正確的家庭教育,往往以棍棒代替溝通和引導,久而久之,致使孩子的學習自覺性放松,成績落后,失去自信。

  物質補償代替精神補償

  很多農民工家長總覺得自己長期在外,虧欠孩子很多,他們想到的往往是以物質來補償孩子。在高月琴的老家,農民工家長和孩子團聚的那幾天,購物是一個重要的內容,有些學齡前孩子跟父母去超市,家長就讓他們隨便挑,有的孩子見什么都往購物筐里扔,能買上幾百塊錢的東西;而年齡大一點的孩子,則要買名牌鞋和衣服,對孩子提出的要求家長也是盡量滿足,甚至對孩子的無理要求都會答應。不少家長覺得,自己在外面打工,掙了錢,就應該讓孩子吃好、穿好。

  這種現象在農民工家長中相當普遍,他們在孩子教育問題上往往存在物質投入有余而精神關懷不足的狀況,尤其是那些成為雇主、包工頭的農民工,家庭收入比較高,很容易養成孩子花錢大手大腳的毛病,卻很少從心理上、情感上關注孩子、教育孩子。不僅如此,部分家長在“暴富”之后所顯露出的重玩樂享受的心態,妨礙了孩子正確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形成。這一點是對孩子的致命傷。

  農民工家長忽視對留守兒童的精神關懷和心理溝通的另一個方面表現在,家長沒有家校配合、共同教育孩子的意識。高月琴介紹,在她安徽的老家,學校老師很少能夠與家長聯系得上,家長也幾乎不會主動給學校老師打電話,了解孩子的情況。不少父母認為:把子女送進學校就等于送進了“保險箱”,培養和教育孩子是學校的應盡之責,能否成才全靠老師和孩子自己。孩子的學習遇到了什么困難、心理上有什么困惑,父母統統不知道,當然更談不到有效地疏導了,這無疑造成了留守兒童家庭教育的缺失和封閉。

  看重成績忽視素質教育

  一項調查顯示,絕大部分農民工家長的文化程度以小學和初中為主。多數家長進城打工,是為了掙錢供孩子上學,他們很看重學習成績,希望孩子能夠讀到大學或以上程度,期望日后能改變孩子的命運。然而,由于家長自身文化素質不高,在對子女的教育方式上往往有失理性和科學。“多數農民工家長在教育孩子上缺乏耐心和方法,年齡小的孩子學習成績下降,父母打罵的比較多;對初、高中的孩子,父母打罵情況相對少了,代之以嘮叨,家長打電話回去也總是督促學習。家長們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有關孩子的事情往往大人做主,很少和孩子商量,教養行為以專制型為主。高月琴說。

  高月琴發現,家長的價值觀會潛移默化地影響孩子,一般來說,家長明理、孩子就明理。但一些農民工家長對孩子的性格品德、心理素養、勞動能力、生活能力等多方面考慮得并不多。高月琴介紹說,兒子7歲上學時她就告訴兒子:“從現在起你就是大孩子了,自己的書包、鞋子要自己洗,還要學習做飯。”在家鄉的小河邊,經常能看到他們母子的身影,高月琴洗衣服、兒子刷鞋。村里人見了,有的說這女人心真狠、像個后媽,讓這么小的孩子干活;有的則勸她別這么苦著孩子。

  然而,由于多數留守兒童是被隔代監護人或親戚收留和照顧,包辦代替的居多,父母也覺得這樣孩子不至于受委屈。而且在他們的心目中還有一個觀念:那就是只要孩子學習好,將來能走出農村,比什么都強。

  孩子上高中 媽媽陪讀

  “陪讀”,目前已經不再是城里媽媽的專利,在很多縣城,同樣聚集著一批批來自農村的陪讀媽媽。高月琴曾是其中之一,兒子讀高二的時,她曾經從北京回到了安徽含山縣城,租房和兒子一起生活。

  當時,促使她做出這個決定的主要原因是兒子養成了一些壞習慣,包括長時間上網,厭學等。她剛回去的那段時間,想盡辦法糾正孩子,嚴格限制他上網,并提出了很多要求,兒子不能接受,母子倆幾乎天天吵架,彼此很是隔膜。

  一段時間過去了,兒子的學習沒有多大的起色。高月琴意識到對待青春期的孩子不能這么直奔主題,自己必須改變方法,巧妙地和孩子溝通。于是,她找機會和兒子聊天,嘗試和他開玩笑,開始兒子對她不理不睬,甚至還躲著她。高月琴依然設法把自己當成兒子的朋友,和他拉家常,家里的大事小事都和他商量,尊重他的意見,并暗示他:媽媽并比逼他非要考上大學,但他是男孩子,要懂得對自己的未來負責任。慢慢地,兒子的態度有了好轉,自覺控制了上網時間,學習的態度也比以前積極了,成績有了明顯的提高。高考時,全班70多位同學,只有兩名同學被高等院校錄取,其中之一就是張越。

  高月琴介紹,在她的家鄉,陪讀不是個別現象,絕大多數農民工家長無論在哪個大城市打工,一旦孩子念高中,一位家長、更多的是媽媽們就會選擇回到縣城租房陪讀,有的靠孩子父親的打工收入維持生活,有的則一邊陪讀、一邊在縣城打零工。高月琴說,含山縣城雖是個小地方,但近幾年房價也漲了不少,租房子也比前些年貴多了,家里經濟條件允許的陪讀,經濟條件不允許的“砸鍋賣鐵”也陪讀,家長的想法是:犧牲三年,也要供孩子上學、看著孩子念書,做好后勤,千萬不能讓孩子荒廢了學業。父母這樣做,是希望孩子日后能考上一所大學、大專,將來能有個比較好的出路,徹底擺脫農民的身份。

  “打工是為了下一代,回來也是為了下一代,掙錢顧不上孩子,顧孩子掙不上錢。”高月琴的話,代表了所有陪讀媽媽的心聲。然而,這種選擇在某種程度上也給一些孩子帶來了不小的心理壓力,覺得陪讀和高考如同一場賭博,如果高考失利,一家人三年的心血將全部付諸東流,很對不起父母。同時,很多孩子從幼年起長期與父母分離,在感情上疏遠父母已是不爭的事實,再加上父母除了逼他們讀書還是讀書,產生逆反心理,很少或不愿意與家長溝通,心與心難以拉近,孩子內心依然很孤獨。


Copyright @ 2012 Online school for parents in Liaoning Province, All Rights Reserved.

遼寧省網上家長學校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571號

專家答疑

官方微信

福彩3d